第三年被挡WHA门外 台国际参与真比陈水扁时代还糟吗

2019-05-07 23:43:22

面对2019年5月20日即将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WHA),台湾因无法取得邀请函,于5月6日报名截止日已确定将连续第三年缺席大会,台湾外交部也因此向北京发出严正抗议与强烈谴责。而美国国务院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此表示,排除台湾参与全球卫生、安全、执法网络,将造成危险的缺口,并重申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美国前亚太助卿罗素(Daniel Russel)也在当地时间5月6日出席华府的活动时,坦言台湾在医药、科学、人权、政府治理,或是商业、科技等方面发挥应有角色,为区域与全球福祉作出贡献,不仅符合美国与台湾人民利益,也符合区域与全球利益,其向北京喊话指出,基于相关集体利益,北京应该采取更具弹性立场。

尽管明知在两岸关系陷入僵局的情况下,台湾在WHO或WHA等的参与都必然是不得其门而入,但台湾政治人物仍持续高声呼吁,有如请鬼拿药方(图源:中央社)

实际上,不论是台湾的抗议,北京的阻挡或者美国的声援台湾,若把相关言论放到19年前,陈水扁担任台湾总统的八年期间,类似说法也是每年重复上演,几乎如同电影的反复放映一样,台湾因为无法进入WHA而反复呼吁国际社会应该重视台湾,抗议北京的蛮横干预,而美国也同样从国会到行政单位,不断发言声援,强调愿意支持台湾“适当且有意义”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在陈水扁执政八年期间,全球,尤其是两岸三地还曾面临到SARS疫情的冲击,在此严重威胁全球卫生情况的强烈变数下,台湾都不曾因为成功对抗SARS疫情而得以进入WHA。

然而到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因两岸间的关系融冰,台湾终在2009年得以观察员的身份参与WHA由此可见,不论美国是否点名台湾未纳入WHA讨论会否成为全球防疫大漏洞,或者欧洲以及台湾友邦如何大声疾呼台湾理应纳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讨论范畴,都不可能在两岸关系陷入僵局的情况下,改变台湾与WHA的互动关系。说白了,台湾在WHA的参与或者不参与,医疗或是卫生从来都只是那层遮羞布,或者说是美化板,能否参加WHA指牵涉了两岸,各种国际声音永远都只是政治人物借以利用向国内人民宣传的啦啦队呼声,或者借以打击敌人的同仇敌忾声浪。

美国前驻中国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于56日指称,北京当前强硬阻挠台湾进入WHA的做法,显示其对统一步伐感到不耐。过去2030年中国大陆一直试图促使台湾增强对统一的支持,却苦于找不到方法。芮效俭强调,中方在“需要耐心的议题上过于急躁是危险的

然而平心而论,北京是否确实有“过于急躁
?还是台湾试着营造一个北京已“急躁的形象?实际上,在WHA的议题上,北京由始至终皆态度一致,基于联合国已经承认北京所主张的“一个中国原则,所有联合国相关组织,包括WHOWHA都采取一样的方针,即台湾在相关国际组织的法定地位,必须与中国态度联动。也因此才会有当两岸关系改善,台湾便能取得WHA的观察员身份,但两岸关系陷入冰点下,台湾在WHA甚至是其他国际组织,便只能望门兴叹。

对于台湾来说,不可否认其间的相对剥夺感会较为强烈。毕竟曾经能够以观察员身份进入WHA会场,但如今如此直白地被剥除资格,连邀请函都无法取得,台湾因此大声疾呼可以理解。但在此情况下,反观台湾的“国际友人们,其相关反应,实际上并没有因为台湾曾经是观察员的身份,如今无法进入WHA而更显得义愤填膺,包括美国、日本、英国与欧盟在内等国家,虽然同样表态支持台湾参与WHA,但除了口惠外实际动作却相对缺乏。毕竟在陈水扁时代,甚至是再早前的李登辉时代,美国还曾透过国会通过法案,并经总统签署法案,公开表态支持台湾参与WHO,或是国务院公开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WHA,如今只能动动嘴皮子,喊出台湾没有受邀加入WHA会在国际防疫带来漏洞。两相比较,到底台湾的国际参与以及面临的阻力和助力,现在与过去相比孰优孰劣,几乎一目了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