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9子”全罪成 运动变质挫港民主发展

201949日,“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及因“站台”呼吁支持者上街及支持的陈淑庄及邵家臻等6人,全被判罪名成立。“占领中环”于20149月爆发,运动历时79天,随9子被判罪成,“占中”仿佛告一段落。事实上,“占中”是香港回归而来的最大型示威运动,同时亦是香港民主发展走下坡的转折点。

戴耀廷、陈健民及朱耀明等9人,被控煽惑公众妨扰等共6项罪名,9人分别裁定就1项及2项罪名成立。代表“占中3子”的资深大律师麦高义求情时指,3人一直坚持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亦愿意面对控罪及刑罚。他重申在占领行动进行期间,3人一直希望与港府进行谈判及提早完结运动,但当时3子已失去控制权,被群众拒绝要求,故希望因体恤年迈体弱的朱耀明而免除监禁的判刑。

法官陈仲衡在长达268页的裁决理由书中重申,公民抗命非是抗辩理由。他指,如此大型的占领为公众带来严重不便,更是非合理使用道路,认为3子的想法天真。

“占中”是香港回归而来的最大型示威运动,同时亦是香港民主发展走下坡的转折点 (图源 : 中央社)

“占中9子”全判罪成,象征运动昼下一个句号。实际上,“占中”令香港民主发展走下坡,更衍生各种问题,如立法会补选问题、“本土派”兴起及提倡“勇武抗争”等。

2014年,“占中3子”为争取“公民提名”及“政党提名”纳入行政长官选举提名程序及立法会废除功能组别而发动“占领中环”。事件开初,三子计划以占领香港金融区中环的交通要道的方式,希望港府响应有关要求。其后,学界举行的罢课集会演变成重夺“公民广场”行动,于添美道集会。正当学生占领部分街道时,发起人戴耀廷认为时候已到,于928日正式启动“占中”。不少政治人物呼吁群众走上街头,一同占领街道。当晚,警察展开驱散行动,结果激发示威行动升级,最终“占领中环”演变成历时79天的占领运动。

“占中”发生至完结后,社会关系严重撕裂,市民对港府的不信任程度亦创新高。“占中”主要以泛民主派及学生为骨干,由于运动并无为香港民主取得实际成果,部分曾参与“占中”的“政治素人”对泛民主派感到失望,决定投身政坛,希望以从政者身份改变香港。“政治素人”参选的热潮同时改变香港政治生态,导致香港“本土派”出现。

“占中”由原先争取港府响应要求,后期变化为港人消遣的地方,如“嘉年华”般存在。“本土派”为免重蹈覆辙,决定以更激进的方式向港府表达不满。当中的例子如前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因对泛民主派心灰意冷,故提倡“港独”,更于20162月煽动支持者在旺角街头放火及袭击警员,形成旺角骚乱,导致香港的民主运动开始升级至“暴力化”。

由游行示威升级至暴力袭击。不少港人对“本土派”的行为及政治立场反感,更蔓延冷对香港民主运动,导致香港民主运动走下坡。

事实上,“占中”同时衍生众多社会问题。例如“占中”爆发后,不少于金钟及中环的商户表示受占领影响,导致生意一落千丈。其次,亦有民众不满立法会及区议会屡次进行补选,浪费公帑。以今次“占中9子”的陈淑庄及邵家臻为例,他们2人皆为现任立法会议员,若2人被判监禁多过1个月,便有机会丧失议员资格。根据《基本法》和《立法会条例》,立法会议员一旦入狱,而因干犯刑事罪行而被判处监禁1个月以上,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解除其职务,立法会主席宣告即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若2人被判监禁1个月以上,立法会更有机会举行补选。2位立法会议员不但未能履行责任及市民期望,更有机会浪费相关资源。

“占中”对香港的影响难以一概而论,唯一肯定的是,对香港民主发展做成不可逆转的打击,不但导致一些激进港人提倡“港独”,更令部分港人冷对民主运动。香港回归后最大型的民主运动,最终反而妨碍香港民主的有序发展,真是令人唏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